热酒扪虱话浮生


关于《吉他寓言》的说明 - [秀道场]

《吉他寓言》是一个我的个人小型专场。酒吧老板阿明邀请我在他的酒吧“醉乐坊”演一场,于是开始了。起初这一场并无特殊计划的演出,演出结束后不久,阿明 邀请我再次做实验的吉他音乐表演,我考虑后与阿明沟通,决定做成长期演出计划,这个计划就叫做《吉他寓言》系列。寓言是什么?就象明天一样未知。想想每天身边发生的事就象一个寓言,也许这就是这个名字的意思吧。我想象在这个系列演出中,以吉他这种最常见的乐器为主体,和自己、和其他的各种未知发生着关系。 我寄希望于这个系列的演出以探求吉他的最大的可能性。

演出基本安排在每个月最后一周的周六晚进行,让我和你们拭目以待。


Posted by at 00:52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活着 - [断句偈]
Tag:

有的人活着活着就变成了个笑话,有的人活着活着就变成了悲剧,大多如此,没有例外。


Posted by at 11:3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紊乱 - [断句偈]
Tag:

很明显的,漏洞百出,遍体鳞伤,直至最后沉默不语。因为,我根本不相信语言。


Posted by at 18:4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酒后与A君的微型话剧 - [扪虱录]
Tag:

A:你,作为一个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今天来到我们贵地……
B:我操你管我来哪儿呢。
A:你今天来到我们贵地……
B:我告诉你这姑娘不错,追吧……姑娘,他追你,这位雄性要追你……但是呢,有时候他追追……就跑过了……
A:你这什么意思?你摸我姑娘的腿干啥?
B:我们结婚吧?

Posted by at 00:0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今日无题 - [断句偈]
Tag:

满屋废纸残墨,看着怅然。

若觉得世界是废墟,那么一向都是。

我一无是处,他人惨不忍睹。

我总在高潮之后哭泣。我总在等待着高潮。这是妄念。

古往今来,那么多人有血有肉地活过,即便青史留名,你又能在那一页上停留多久?

一切皆是幻象,因为这个世界是阐释的结果。

我不相信你,也不相信我自己。抱歉得出这么幼稚而又颓丧的结论,看着你用力过猛地活着,我都忘记了是不是逃票进的场。

如果给我一次机会……问题是为什么有“如果”这个伪问题?

可怕的不是你们解释的结果,而是为什么人们不信任你们。

我一向习惯当失败角色和赔笑客,对于卖弄的事情则一向底气不足。不好意思慢走不送,请出门右转。

“大家新年好!”每个新的一年都从买票堵心开始。


Posted by at 00:34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圣诞节在尤伦斯 - [秀道场]

圣诞节在尤伦斯。这似乎是声音艺术家们在这里最后狂欢的聚会。我在这里再次和观众共同完成了我的声音作品《耳听为实》,比起厦门放松之余的心跳,尤伦斯的版本更让人狂乱和恐惧,我一边拉着战战兢兢的观众,一边想着:好吧,我想我还原了本来的面貌,那些被你们忽视的面貌。观众反应依然是:刺激、打开另一个空间、不能相信等等的反馈伴随着兴奋的表情。

相对于井井有条的尤伦斯,这些声音艺术家的表现让人的不安更像是压抑的结果。那些红红火火的艺术作品,不关我事。我只是拉着观众以我的方式游览了一遍尤伦斯。这是个体育运动,当一切完事之后依然清凉,无关我事。希望诸位圣诞快乐。


Posted by at 23:0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巧合 - [扪虱录]
Tag:

最近要搬家,于是家中凌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忽然看到书架侧面贴着的自己的唱片海报上赫然写着最后一首曲名,《2002/07/29》。那日期正是车祸发生的时间。巧合都是为敏感的人准备的,我已经不希望再有更多事,有更多不巧的巧合。


Posted by at 12:32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恐惧的公式 - [扪虱录]
Tag:恐惧 恐怖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公式,让无数人受益(如那些恐怖片导演),也让无数人暗无天日(如得怪病的病人)

施与者:痛苦

接受者:未知


Posted by at 19:2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发散了的话题 - [扪虱录]

找出来克里希那穆提《最初和最终的自由》,之前它被放在书架上一年有余等待着被打开的时机。终于等到前几日,我与他人通话时聊到自由,聊到鲍德里亚和孟德斯鸠还有佛教诸论种种。我终于想起来这个诱人的书名,从书架上取下,随便一翻,《论性》:提问者问为什么作为生理和心理的性却成为混乱的开始?老克反问:为什么无论我们触及到什么东西,都使它成了问题?

我不禁大笑。

我在想,自由,这是一个只存在与短暂瞬间的词。多数时我们不享有它,大多数时我们误解它,更多数时我们惧怕它。

性,同样适用。

瞬间,太多的词其实只适合于瞬间。我考虑永恒的时候,就开始了错误。催眠在自认为的同一时间空间,可以在确认自我认知后不断扩张。莫须有的时间空间而已。我有着我自己以为的永恒,但是否你也这么认为?

忽然想到,太多的符号和概念,我们是否真的仔细地反复地考虑过?在抛弃自己的经验判断和个人角色等等诸多先入为主的隐形引导的情况下,以内心接受的方式重新考虑和与人交流?挂在我们嘴边烂熟的词太多,却都是关系在瞬间之时。我忽然质疑于所有我们所最熟悉的词语,几乎每一个都可以重新考虑它们的意义了。那意义,来自创造这些词语的人们,我们挂在嘴边时早已将它们变成符号和习惯。但符号和习惯既不是现实环境下发生着的也不是事物的全部。

完整的在哪里?曾经有过吗?瞬间也不是完整的,更多是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还有你。那么多的瞬间,我们是否可以相信?

 

 


Posted by at 18:55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劫难后的片语 - [断句偈]
Tag:冯昊

2010年7月29日-2010年8月31日

在车祸之后经历生死大劫,现在大病初愈之人回到大病初愈之家,一切在心中变得缓慢安定起来。走或者笑,都慢,看着象墨在水中慢慢溶化开的曲线。

上次住院是20年前,也是经历了许多苦痛,亲眼看见生死。不过相较之这一次,从地狱回到人间的个回合,深感所有的一切发生结束是上天安排的诸多因缘和合。我原是个不惜命的人,现在我惜他人,惜生活。

我觉得这劫难正在度过,但这感受还在继续。我平静接受一切,安静,无色,缓慢,匀速。


Posted by at 19:4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 - [断句偈]
Tag:

装聋作哑之下的心虚,沉默寡言背后的愤怒。


Posted by at 11:5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对话》 - [秀道场]

5月16日即将要重返上海,四场题为《对话》的演出

舞蹈:小珂、Fearghus,音乐:冯昊,影像视觉:何龙

《对话》演出情况:
2007年11月 爱尔兰都柏林城市文化处
2008年8月 爱尔兰都柏林舞蹈中心
2009年6月 北京蓬蒿剧场
2009年7月 英国爱丁堡艺术节 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

2010年5月19日 世博爱尔兰国家馆
2010年5月21/22日 上海可当代艺术中心

2010年5月23日 晚8点 《对话DIALOGUE》现场交流活动@下河迷仓三楼剧场
届时四位艺术家与你对话并现场即兴

参加方式:请感兴趣的朋友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报名 我们会尽快与你取得联系 本活动免费 人数有限

活动报名与咨询信箱:dialogueshanghai2010@gmail.com
(报名请写上姓名与联系方式)

活动地点:龙漕路200弄100号三楼下河迷仓(近地铁1号线漕宝路站/3号线龙漕路站)


Posted by at 17:1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敌台两期 - [喑声和]

迄今为止,为密集的敌台节目做了两次主持。

第一次的内容是惊悚电影配乐

http://miji.subjam.org/archives/478

第二次嘛,呵呵呵……

http://miji.subjam.org/archives/743

热烈欢迎大家收听下载。

如果非要给这两期节目起个名字,第一次叫《听个鬼》,第二次就叫《听个屁》。

下一次?我怎么知道?


Posted by at 13:1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MINI MIDI上海站 - [秀道场]

4月29日我们一行没有赶上车,原因是参加世博会的头脑们来了北京,结果交通管制。仅仅2分钟而已。

生病,餐车硬座,9小时,一早到达乱哄哄的上海站。先投奔陆晨家,已经是准爸爸的陆总,原来也是传统的爱好者。嗯,八大与徐渭,笔墨与太极。

朱家角英文名叫Zhicago,名字堪比通里福尼亚,却是上海的大理。游神散仙的闲居,绿林草莽的酒肆。我们基本上演出很小声,但是无奈邻居更加热爱静谧,连连投诉。河水边、白墙边靠着的老人象重现儿时的邻居老头老太。如果没有游客,会更好。

第一天演出是核桃室,观众基本满了。第二天演出提前到下午,我演了采样拼贴的作品,其中采样的鼓掌声起时,大家一起鼓掌,呵呵,应该更乐一点才对的。

上海Mao Livehouse很大,除了舞台以外,其他部分的空间让我觉得浪费奢侈且有建筑回声。核桃室第一次和陶轶合作很顺倡而谨慎,不过一切都好,如果没有ETC的棍子被砸断,会更好。

《艺术世界》杂志社的空间叫零时,我吉他solo以反馈开始,在反馈中结束。几何与自然。反馈就是几何的巡环。

较之上海,我更喜欢朱家角。杨戈、草堂老板可乐还有那个喝醉了就请大家喝酒的草堂老板娘,澄澄和大大两只几乎一模一样的猫,永远是喝醉的安娜、雕花大床和每天早上叫醒我的那种不知名的小鸟,好吃的烧卖和面条,人人都醉在竹叶青的手里。在朱家角,这一切不是幻觉。


Posted by at 12:5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坍塌 - [断句偈]
Tag:

无言以对。


Posted by at 02:05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4月16日在D22 - [秀道场]

4月16日在D22演出。增辉、gogoJ还有一位小河的朋友,来自比利时的Mathieu Ha。

调完音大家一起吃饭,问演出顺序安排,增辉号称自己暖场,我笑称“你吹的那么冷,应该叫冷场才对。”结果他演出一反常态,很暖。我认为是春天和爱情的结果。

那天我比较疲惫,不过上了台以后弹琴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休息。接了两只音箱,用左右声道将solo和backing分开,这些不期而遇的声音与声音的组合,让我觉得是一个美好的缘分。

gogo因为是头一次solo而有些忐忑,上场前还叮嘱增辉帮她打鼓,等她开始后我和增辉都觉得她足以让整个空间饱满,她的担心多余了。小提琴的噪音和delay是和合的时空转换器。

Mathieu Ha,有着奇怪姓氏的比利时籍越南人,出生在巴黎。亚璇说他是天才,我看完演出后确信无疑。一个人的乐队,由嗓子、手风琴、YAMAHA的电子琴和三个用叉子做成的踏板组成。我在想古老欧洲的吟游诗人是否应该是这个模样?真假声演唱和欢快的手风琴节奏,将戏谑、情欲、欢愉与黑色融合在一起。

演出结束后,大家意犹未尽,找了酒吧喝酒。比利时的高度啤酒好,春天好。


Posted by at 08:3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学佛谈话录 - [扪虱录]
Tag:

一许久不见的大学同学在MSN上突然和我说话:“最近如何?”我不知所谓,只好客套回话并嘘寒问暖。同学说他最近有精神上的变化,知道如何离苦得乐了。我明白了,便按照他的语法回话:

“你最近信佛了?”

“不是信佛,是学佛。”

“学佛好...在家?”

“在公司。”

啊!!阿弥陀佛!

同学又问:“你还上班么?”

“不,给人家打打散工混个饭吃吃。”

“那很好,自在啊。”

“自在谈不上,反正闲散些。你自在了?“

“挺自在。”

啊!!善你个哉的!

 


Posted by at 17:4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饱食书法 - [扪虱录]
Tag:

书法被圈养在美术学院里时就已经完蛋了。现在的书法家写的不是字,是人间烟火。苏轼47岁时被贬至黄州当个小小的团练副使,作为一个颇有些政治理想的人,记录他倒霉的诗篇的法帖《寒食诗帖》实在是生活和精神双困顿时的写照,不是现在酒足饱食之后的剔牙消遣之作,因此能看得我寒噤不已。不过看看就可以,这个是临不得的。

天桥乐瓜子盖碗茶可以与众乐;卷轴上墙净手焚香喝茶点墨只能让自己乐。所以不教育人不要求人的郭德纲流行。

 

 


Posted by at 13:2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流言 - [扪虱录]
Tag:

它从来都是被带着主观角度从牙缝和嘴角溜出来的,是集体道听途说后无意识的梦话。


Posted by at 11:5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搜狗诗一首 - [断句偈]
Tag:

愤怒地开了房

开发阿奎拉尼反馈率

阿飞哪里发难看了?到哪看了?那疯狂呢?

发爱上发卡

报道你树大根深的那个 发生第六步

放哪士大夫那品牌是公开

念佛烦恼

破……

安抚你发疯 爱抚你麻烦

按时到岗你们耍大牌怪难受的

你发送时代跟你没碰到过年末的股票

你们把乐山大佛阿斯顿干嘛

这几个人公司名片按哦发送电脑

幅度那哦暗示

速度革命派

 


Posted by at 20:19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我们 - [断句偈]
Tag:

看不见 说不出 听不见


Posted by at 14:2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随翻随看 - [断句偈]

在格雷厄姆·格林的一本小说封面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唯一能真正持续的爱是能接受一切的,能接受一切失望,一切失败,一切背叛。甚至能接受这样一种悲哀的事实:最终,最深的欲望只是简单的相伴。


Posted by at 07:2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货真价实的劳动节 - [扪虱录]
Tag:

四月忙碌,昏天黑地,哪管窗外桃花疯长。统计了一下工作,自己咋舌:

一套标志设计稿

一个唱片封套包装设计

一套杂志设计方案并作完杂志设计

两张唱片缩混

一个短片配乐

一个短片配字幕

策划两场演出并演出一场

伴随其他杂事若干……

是为了心安理得地迎接五一劳动节吗?


Posted by at 23:21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东京噪音 - [泊来技]

水陆观音的日本噪音之夜上播放了索德伯格的《东京噪音》,虽说名字叫噪音,却是关乎东京城市諸多方面的纪录片。剪輯老道,配樂猶佳。硬核噪音演出、機器人、商人、壽司、性愛旅館、充滿禪意的拍富士山的攝影師和荒木經惟大叔熱情激動的身影,一切都是東京城八面玲瓏的實相。我還沒有看到過除了官方的陳詞濫調以外的關於北京的電影,拍出來應該也好玩——不过要看什么人拍。看着东京人的这些五花八门,至少觉得比我们诚实得多。

引用摄影社那位先生对要加入他的团体的新人所说的话:

1.不炫耀自己的作品。2.不说别人的坏话。3.从别人的作品里学习。


Posted by at 10:05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可以不看的废话博客 - [扪虱录]
Tag:

翻出来一张2001年买的爵士唱片,夏木マリ。这个日本的歌手、演员和声优,让我听得恍惚。买的时候是刚入门乱买唱片挑中的,不知道这是何许人,只记得放了唱片后,房间都变得放松甚至慵懒,那种酸酸的小资自顾自怜又自恋自醉的情绪忍不住跑出来了。我是喜欢放松的,但绝不自恋。所以不大喜欢这样的感觉。不过后来很喜欢她一张名为《印象派》的音乐剧风格的唱片,但是借给一个朋友后,朋友连着唱片一起消失。多年后宫崎骏大名鼎鼎的《千与千寻》中,我竟然听出来为婆婆配音的是这位夏木,于是又去搜了一些出来听。现在听,也没觉得多好了。

多半以前的听觉如果带着时间记号,标准是值得怀疑的。带着故事听音乐,那个故事是重要的,音乐可以先停一停。2001年4月下午,楼下小孩打闹尖叫,我在楼上听音乐,没那么慵懒。春风暖暖,窗帘飘飘,而今日人去楼空。


Posted by at 02:04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怀旧齐白石 - [扪虱录]

深夜我在豆瓣上横冲直撞,喜欢看各家的相册,有的妙趣横生,有的自恋不止。忽然在一人的相册中看到郎静山拍的齐白石,不禁一震。想到多年前画画时看了许多西洋油厚重彩的光影大画之后,再看到白石老人的小画作总是感到拙朴至深,和朋友喝酒也喜欢聊画,酒到酣处,就翻出来画册指着那些争虫吃的小鸡或是偷油的耗子叹道:“四两拨千斤啊!吴昌硕之后到他那里就是个句号了!”

那时候的生活不象现在,网络没有出现在人们的生活里,颜料是国产的,画册是偏色的。我只能在各种印刷拙劣的画册中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等到第一次看到齐老先生的原作已是之后的几年在上海博物馆看《美地奇家族藏品展》,我得了机会在看完米开朗基罗用乌贼墨在石头上画的壁画小稿之后,转过来到国画馆看到齐白石一组小品册页,那是一种鲜得的幸福,让我着实有抱着一瓶酒坐下来慢慢赏画的冲动。同样让我深感幸福的是和齐先生摆在一起的石涛、髡残、李鱓、徐渭、吴昌硕等人的大作。

当年曾经在黄绍京先生家里学画,黄先生是58年中央美院毕业的老一代美院出来的画家,曾经跟我讲当年他去过齐先生家里,亲眼见到老人作画。“那些个虾须是以很慢的速度勾画完的。”我到现在对黄老师这句话记忆犹新,因为这样如止水一般的心境让我深感震撼,一如我看到小津安二郎在镜头里表现出来的恭谦和最后他的墓碑上落下的“空”字一样,让我等后生觉得高山仰止,难以企及。 


Posted by at 17:3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核桃室《Doomscape》购买 - [喑声和]

网上购买可以在白糖罐网店购买到

http://item.taobao.com/auction/item_detail-0db2-c53f93619a260648926fd0ee2c245b7d.jhtml

 

 


Posted by at 16:0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核桃室专辑《DOOMSCAPE》问世 - [喑声和]

几经周折,终于出世。

核桃室的第一张唱片。

 


Posted by at 00:18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回光返照的结束 - [秀道场]

摩登音乐节第二日,最后的结束的似乎可以成为永远的结束。本是青春时代荷尔蒙的性感呐喊,现在成了即将更年期对热血批判和愤怒时代的回光返照。睡袍打扮其实看着如同从病床上拖来现场,呐喊和挥舞的拳头都阳痿得让人深感凄凉,但是音乐节的奇怪现象是不管台上多烂,下面都有人激情澎湃。这次是自己的怀旧情绪得到释放产生的兴奋,再无其他。

演到中间,忽然在众人堆里燃起一盏孔明灯,跃起飘走,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瞬间。


Posted by at 15:24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白糖罐的声场 - [秀道场]

 发个小演出的预告。

白糖罐声场二十八回 中秋高朋满座把盏 月圆冯昊吉他造音

9月14日星期日 中秋节
插话会:下午3:00-4:00
噪音会:下午4:00-5:00


Posted by at 22:11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2页 1 2 下一页 最后一页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