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酒扪虱话浮生


酒后与A君的微型话剧 - [扪虱录]
Tag:

A:你,作为一个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今天来到我们贵地……
B:我操你管我来哪儿呢。
A:你今天来到我们贵地……
B:我告诉你这姑娘不错,追吧……姑娘,他追你,这位雄性要追你……但是呢,有时候他追追……就跑过了……
A:你这什么意思?你摸我姑娘的腿干啥?
B:我们结婚吧?

Posted by at 00:0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巧合 - [扪虱录]
Tag:

最近要搬家,于是家中凌乱。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忽然看到书架侧面贴着的自己的唱片海报上赫然写着最后一首曲名,《2002/07/29》。那日期正是车祸发生的时间。巧合都是为敏感的人准备的,我已经不希望再有更多事,有更多不巧的巧合。


Posted by at 12:32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恐惧的公式 - [扪虱录]
Tag:恐惧 恐怖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公式,让无数人受益(如那些恐怖片导演),也让无数人暗无天日(如得怪病的病人)

施与者:痛苦

接受者:未知


Posted by at 19:2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发散了的话题 - [扪虱录]

找出来克里希那穆提《最初和最终的自由》,之前它被放在书架上一年有余等待着被打开的时机。终于等到前几日,我与他人通话时聊到自由,聊到鲍德里亚和孟德斯鸠还有佛教诸论种种。我终于想起来这个诱人的书名,从书架上取下,随便一翻,《论性》:提问者问为什么作为生理和心理的性却成为混乱的开始?老克反问:为什么无论我们触及到什么东西,都使它成了问题?

我不禁大笑。

我在想,自由,这是一个只存在与短暂瞬间的词。多数时我们不享有它,大多数时我们误解它,更多数时我们惧怕它。

性,同样适用。

瞬间,太多的词其实只适合于瞬间。我考虑永恒的时候,就开始了错误。催眠在自认为的同一时间空间,可以在确认自我认知后不断扩张。莫须有的时间空间而已。我有着我自己以为的永恒,但是否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