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酒扪虱话浮生


活着 - [断句偈]
Tag:

有的人活着活着就变成了个笑话,有的人活着活着就变成了悲剧,大多如此,没有例外。


Posted by at 11:3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紊乱 - [断句偈]
Tag:

很明显的,漏洞百出,遍体鳞伤,直至最后沉默不语。因为,我根本不相信语言。


Posted by at 18:4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今日无题 - [断句偈]
Tag:

满屋废纸残墨,看着怅然。

若觉得世界是废墟,那么一向都是。

我一无是处,他人惨不忍睹。

我总在高潮之后哭泣。我总在等待着高潮。这是妄念。

古往今来,那么多人有血有肉地活过,即便青史留名,你又能在那一页上停留多久?

一切皆是幻象,因为这个世界是阐释的结果。

我不相信你,也不相信我自己。抱歉得出这么幼稚而又颓丧的结论,看着你用力过猛地活着,我都忘记了是不是逃票进的场。

如果给我一次机会……问题是为什么有“如果”这个伪问题?

可怕的不是你们解释的结果,而是为什么人们不信任你们。

我一向习惯当失败角色和赔笑客,对于卖弄的事情则一向底气不足。不好意思慢走不送,请出门右转。

“大家新年好!”每个新的一年都从买票堵心开始。


Posted by at 00:34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劫难后的片语 - [断句偈]
Tag:冯昊

2010年7月29日-2010年8月31日

在车祸之后经历生死大劫,现在大病初愈之人回到大病初愈之家,一切在心中变得缓慢安定起来。走或者笑,都慢,看着象墨在水中慢慢溶化开的曲线。

上次住院是20年前,也是经历了许多苦痛,亲眼看见生死。不过相较之这一次,从地狱回到人间的个回合,深感所有的一切发生结束是上天安排的诸多因缘和合。我原是个不惜命的人,现在我惜他人,惜生活。

我觉得这劫难正在度过,但这感受还在继续。我平静接受一切,安静,无色,缓慢,匀速。


Posted by at 19:4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 - [断句偈]
Tag:

装聋作哑之下的心虚,沉默寡言背后的愤怒。


Posted by at 11:5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坍塌 - [断句偈]
Tag:

无言以对。


Posted by at 02:05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搜狗诗一首 - [断句偈]
Tag:

愤怒地开了房

开发阿奎拉尼反馈率

阿飞哪里发难看了?到哪看了?那疯狂呢?

发爱上发卡

报道你树大根深的那个 发生第六步

放哪士大夫那品牌是公开

念佛烦恼

破……

安抚你发疯 爱抚你麻烦

按时到岗你们耍大牌怪难受的

你发送时代跟你没碰到过年末的股票

你们把乐山大佛阿斯顿干嘛

这几个人公司名片按哦发送电脑

幅度那哦暗示

速度革命派

 


Posted by at 20:19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我们 - [断句偈]
Tag:

看不见 说不出 听不见


Posted by at 14:2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随翻随看 - [断句偈]

在格雷厄姆·格林的一本小说封面上看到这样一段话:

唯一能真正持续的爱是能接受一切的,能接受一切失望,一切失败,一切背叛。甚至能接受这样一种悲哀的事实:最终,最深的欲望只是简单的相伴。


Posted by at 07:23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未知测试 - [断句偈]
Tag:

 在bpm为144的速度下

选择任意自己熟悉的旋律行进32个小节

然后在心里打着拍子休止121个小节

再以弱拍起唱之前的旋律。

——你能够很心平气和并且稳定地完成吗?

习惯了不停止,121小节的沉默也慌张。


Posted by at 00:23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 [断句偈]
Tag:

小津安二郎墓碑上唯一的字。
Posted by at 00:5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祖父祭 - [断句偈]
Tag:

2008年2月12日大年初六,下午4点,爷爷病故。接到母亲哽咽的电话,慌忙从朋友那里赶到医院,跑到急诊病房时已经看到父亲和叔叔正在忙碌着整理着他的后事了。三天前,我刚刚去看过他。本来在其他房间与家人说话,忽然保姆过来说爷爷要看看我,我便走过去,他牢牢地抓住我的手不放开,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喘气又象在表达。现在,他躺在病床上,嘴巴因为肌肉松弛而保持着张开,我似乎能听到他在喘息或者在呼号——但实际上什么也听不到。他干燥的皮肤由红黄变成青紫,双腿因为瘫痪导致萎缩而显得有些卷曲,因此不能象大多数人那样平躺。他的手臂被抬起放在头的旁边,这种姿态让我忽然想起刚出生的婴孩,原来人的出生和死亡原来如此相似。这时我抬起头,看着病房的天花板,似乎觉得爷爷那21克重的灵魂正飘浮在我们的头顶,静静地看着正在忙碌的父亲、叔叔和我,一言不发。

他是一个军人出生,他的时代几乎都与战争发生着关系。我并不了解他的时代,只知道他在淮海战役里一车车地往下拉死人;在朝鲜战争上杳无音讯(因为他所在的部队就是上甘岭战役的主力部队,所以家人都以为他不在人世)但后来他又奇迹般身还;他的一些战友后来成为将军或者军区司令和参谋长——这一切,对于我是断层式的转述,而且遥远和陌生。我只能从他穿着老式绿军装和一身勋章的照片中捕捉一点他的过去。现在,在新闻里看着别国在战火里纷飞着,而我们面对着屏幕相安无事,战争因为只活在我们的娱乐消遣中而成为一个概念,那些性命厮杀的喧嚣相较我们时下欲望的喧嚣不可同日而语,曾经的战争已经变成电影、纪录片、照片、游戏和文字的阐释;爷爷,这个曾经参与过那些战争的一员,现在则一个人孤独地躺在病床上,旁边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还有几个等着拉走他的护工。

不管以前什么喧嚣,我们的孤寂从来没有改变过,这个就是真实的本来面貌,我们没有胆量面对,已经忘记太久。

安息了,爷爷。


Posted by at 16:30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荀子有言 - [断句偈]
Tag:

偶然看到荀子笺言: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
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
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
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
治国者敬其宝,爱其器,任其用,除其妖。

Posted by at 01:5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1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