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酒扪虱话浮生


关于舌灿若莲 - [扪虱录]
Tag:

好友老汪,多年莫逆之一,佛教徒。性格温和单纯善良,擅金工首饰,通学藏苗银饰秘技,手艺了得。一夜聊天,谈到众多烦恼的现实话题,算了半天,其实就是抱怨二字。终了,老汪说:“要学会口吐莲花。”佛教里本有偈语:“面上无瞠是供养,口里无瞠出妙香”。

许多的小烦恼,看的重会慢慢变轻,许多的小幸福,看得轻会慢慢变重。人多半看自己是重的,因此才烦恼纠缠不断。

 


Posted by at 00:4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未知测试 - [断句偈]
Tag:

 在bpm为144的速度下

选择任意自己熟悉的旋律行进32个小节

然后在心里打着拍子休止121个小节

再以弱拍起唱之前的旋律。

——你能够很心平气和并且稳定地完成吗?

习惯了不停止,121小节的沉默也慌张。


Posted by at 00:23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 [断句偈]
Tag:

小津安二郎墓碑上唯一的字。
Posted by at 00:5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人性的和太人性的 - [扪虱录]
Tag:

灾民并没有因为5.12的远离日子就好过了些,三天全国哀悼日也并没有让余震就此消失。常看见的是电视上那些催泪弹新闻轮番轰炸,而大言不惭的红十字5%的手续费、奥运火炬手和学校师生捐款秀、混凝土里的钢筋变铁丝和一捏就碎的石板,还有因为96年就报修未成的危房校舍,现在下面压着几百具可怜孩子弱小尸体的等等消息则是我们就鲜能见得。我们一路高歌着团结和凝聚力,而对于地震而倒塌的座座学校以及震出的人性的劣根本质,我们则一如既往地雪藏封杀视而不见——这个几乎快成了亘古不变的传统。

电视上几乎每一个台都在播着与地震有关的内容,连电视剧也是讲唐山大地震的。新闻和评论同步进行,主持人口若悬河:“当我们看到这幕救人的大戏时...”更有甚者:“现在的记录保持者是......别说这是口误,这才是你真正的认知。我们的电视里,上次有奖竞猜俄罗斯核潜艇失事的死亡人数,这次就能变成吉尼斯世界纪录的比赛现场。全拜体制培养这些专业人才,合情合理。

我相信许多记者去了灾区是去体验生活、户外探险和开拓视野。毕竟,成为废墟的城镇和一排排的尸体不是可以常见到。在看到成为孤儿的孩子他们就可以冲上前去问问:“你家死了几口人?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对着废墟被埋的幸存者就会对营救人员说:“你让让,我们先拍。”看到刚被救出的伤员就问:“你现在被救出来是不是感到很幸运?”之后便坐着专车绝尘而去。我很想让这些记者大人们被废墟埋上几十个小时,然后挖出来以后再被截肢,不知道他是不是还是觉得自己很幸运。

《爱的奉献》赈灾晚会中,主持人让三个北川中学的学生回忆当时情景,其中一个女生在现场哭喊着:“你们知道我都看到了什么?看到的都是手和脚。”我们都被震住了,同时央视却通过让孩子暴露在公众的目光下重返恶梦而再次成功煽情。虽然这种恶劣手法已经受到多方质疑,但仍然我相信今年的春晚还是会拿这个题材做文章,在大过年的时候调剂一下气氛以示关爱——但是,请不要利用他人的悲伤来铸就你们所谓人性的关爱。

有人此时激动地说:“爱最大。”是的,但我想知道,大在哪里?是在你说爱最大的时候吗?是我们媒体品评英雄谱的时候吗?我们煽情的时候,就是自己没那些切身感受却偏偏要意气抒发的时候。许多人现在只是居高临下地关注,就更不会年复一年地脚踏实地去关切;倒是借着慈善机会浓妆艳抹露脸同时为自己人品贴金的人不在少数。若是这样,爱又如何?

死者的痛苦是留给生者的,地震的痛苦是留给灾民的。那些失去的家人、残疾与伤疤还有付之一炬的多年累积所带来的痛苦,雪上加霜的农民会在以后漫长的日子里深切体味。那些凄厉的呼号声在亲历者的脑海里挥不去,而在很多人的眼里相信却是暂时的集中视听轰炸的结果。以往的经验告诉我的是,我们长久以往的习惯是麻木而不是爱。已逾6万亡灵只是暂时震撼了我们,却不是永久。我们在三分钟默哀时除了不常见的那仪式以外,还能否脚踏实地感受到当事者的痛苦?而几年之后,我们还能有几人在小心翼翼又尽心尽力从身到心地在帮助他们?如果关爱,请不要居高临下,更不要打扰。

在潮水退去,才知道谁在裸泳。在地震以后,我们能看到的是人性的和太人性的。


Posted by at 02:0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祖父祭 - [断句偈]
Tag:

2008年2月12日大年初六,下午4点,爷爷病故。接到母亲哽咽的电话,慌忙从朋友那里赶到医院,跑到急诊病房时已经看到父亲和叔叔正在忙碌着整理着他的后事了。三天前,我刚刚去看过他。本来在其他房间与家人说话,忽然保姆过来说爷爷要看看我,我便走过去,他牢牢地抓住我的手不放开,想说什么但说不出来,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喘气又象在表达。现在,他躺在病床上,嘴巴因为肌肉松弛而保持着张开,我似乎能听到他在喘息或者在呼号——但实际上什么也听不到。他干燥的皮肤由红黄变成青紫,双腿因为瘫痪导致萎缩而显得有些卷曲,因此不能象大多数人那样平躺。他的手臂被抬起放在头的旁边,这种姿态让我忽然想起刚出生的婴孩,原来人的出生和死亡原来如此相似。这时我抬起头,看着病房的天花板,似乎觉得爷爷那21克重的灵魂正飘浮在我们的头顶,静静地看着正在忙碌的父亲、叔叔和我,一言不发。

他是一个军人出生,他的时代几乎都与战争发生着关系。我并不了解他的时代,只知道他在淮海战役里一车车地往下拉死人;在朝鲜战争上杳无音讯(因为他所在的部队就是上甘岭战役的主力部队,所以家人都以为他不在人世)但后来他又奇迹般身还;他的一些战友后来成为将军或者军区司令和参谋长——这一切,对于我是断层式的转述,而且遥远和陌生。我只能从他穿着老式绿军装和一身勋章的照片中捕捉一点他的过去。现在,在新闻里看着别国在战火里纷飞着,而我们面对着屏幕相安无事,战争因为只活在我们的娱乐消遣中而成为一个概念,那些性命厮杀的喧嚣相较我们时下欲望的喧嚣不可同日而语,曾经的战争已经变成电影、纪录片、照片、游戏和文字的阐释;爷爷,这个曾经参与过那些战争的一员,现在则一个人孤独地躺在病床上,旁边是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还有几个等着拉走他的护工。

不管以前什么喧嚣,我们的孤寂从来没有改变过,这个就是真实的本来面貌,我们没有胆量面对,已经忘记太久。

安息了,爷爷。


Posted by at 16:30 | Read more | Comments (3) | Trackback (0) | Edit |

看图说话 - [浮世绘]
Tag:


Posted by at 23:24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24 Jan,D22,核桃室vs双橙纪 - [秀道场]
Tag:演出 音乐

晚上九点半开始,(另一说法七点半?)不知道为什么会把我们和双橙纪安排在一起,因此认为是本年度最不靠谱的第一场演出——天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Posted by at 23:4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核桃室二皮音乐节现场视频 - [秀道场]

由参加演出的王仲堃拍摄,一周前贴上youtube。我也一直想看到,之前看到的都比较粗糙,这个更好一些。谢谢科学家王仲堃同志!

这是一场充满意外的演出。经验告诉我意外是我们抽中的大奖,虽然每次奖品未必是我想要的。


Posted by at 22:54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人到三十 - [扪虱录]
Tag:

一个无任何理由就认为自己活不到30岁生日的朋友在前一阵子过了30岁的生日,并且心满意足地得到了很多礼物。这位朋友在向我索要礼物时说:“你作个曲子给我吧!”我想想答应了。之前这位朋友曾经三番五次地电话我,想要讨论关于30岁的许多问题,我一向是个揣着糊涂装明白混日子的人,而且在30岁的那一年过的太有冲击力,已经忘记静下心来总结回顾。现在被一个人掐着脖子摁下来去想,除了觉得当时的感受复杂,其余能谈出的经验或对此的认识便所剩无几。

我们曾经都认为不能相信30岁的人,现在我们都安全活到30岁且都不想死,除了少了许多冲动以外,真诚的分量在每个人心中有多少也是值得怀疑。我们已经学会三十六计七十二变,算来算去算不出自己的那一条,变来变去都忘了本来面目。我眼睁睁地看见过有人变成了他们当年所反对的人而且如鱼得水心安理得,这个怎么说都不应是30岁或者说“成熟”给我们带来的成功的实践经验。看看身旁的朋友,有娶妻生子合家欢,有吃斋修佛劝皈依,有开公司住洋楼天天哭穷,有安身立命公交来往,原来众生相就是象洗相片一样这么慢慢显出。

30岁的时候若是让我选择一次性命的走向,我觉得还是不出来的好,免得现在生出这许多的是非。或者,如果还可以多一种选择,变作植物也是不错,生长拔除都不管我事。

这些文字,算是对30岁的补记。


Posted by at 17:0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被迫Flickr - [扪虱录]
Tag:

本想贴一点照片,不曾想blogbus小气到现在已经不能再添加新图,只好申请了一个Flickr——事情为什么要搞这么复杂呢?这样只让我觉得可笑。其实我懒得搞那么多页面,貌似热闹。不过这个也被老友称为功课。我也就稀里糊涂地同意了。点击得勤快的同学不用着急,我还没贴什么上去。容我缓几日,不知道我正残疾么?加之我又是个懒人,好多东西都懒得上传。搞myspace就是让我吐血的事情,搞清楚了以后结果全把我们赶到中文版去,先是.cn后来是cnmyspace....Ohh,shit!

恩,回过头再鄙视下Blogbus...


Posted by at 01:28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又一流水帐 - [扪虱录]
Tag:

今天心情好,风很大。北京冷。格外想听Joy Division。

但是老Tom也不错,想到那天在小筑家看《咖啡与香烟》里Tom和Iggy的那一段就会乱笑,Tom真是个坏蛋。人人之间原本尴尬。


Posted by at 00:0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过节流水帐 - [扪虱录]
Tag:

5号返京,正值霪雨蒙蒙,北京已经比南方提前冷了下来。几日之内辗转在不同的城市里,还是有幻觉产生。
 24号回到了合肥,见了故人,大家各自安身立命,娶妻生子。节日自然有聚会,开始三两人,后来终于围成一大桌,有朋友激动地要策划展览且力邀我参加表演,但一切未知。合肥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可以平静地打发时间不用感到应该有什么大起大落,小快乐们随处可见,小享受们与人们一起川流不息,无聊至死。
27号去参加了朋友的婚礼,父母们已经渐老,精疲力竭却心思缜密地策划着儿子的婚礼。不容易。
核桃室一直在排练,设备连线复杂,而且我拒绝使用事先电脑编好完整的曲子然后现场播放的方式做演出,因此差不多算是锻炼记忆力的游戏了。希望一切顺利。
今晚水陆观音应该精彩,有的耍了。

安了各位。

Posted by at 12:15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水陆观音 - [秀道场]
Tag:演出

有两个手风琴张玮玮(中)罗小弟(德)的组合


Posted by at 14:48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当代艺术发家致富大全 - [扪虱录]
Tag:艺术

乱翻书,看到这样一段话:“越来越多的企业认识到要利用另类来为自己建造一个有教养的形象。这是一种所谓的‘注意力经济’”。回头翻看书名,很遗憾,竟然不叫《当代艺术发家致富大全》,而是老邱同志写三本书其中的一本。老邱果然是有批判精神的,还指出商将家将产品打了文化的包裹便装做卖的是作品,而不是在挣钱。我读到这里,颇有点恨恨,老邱同志真是个不通情面的人,竟将艺术家和商家两方装傻充楞最后一点伎俩给点破,以后在这样WTO遍地、满大街都嚷嚷着接轨的大好环境下,这些人怎么混饭营生?

如今艺术市场火的很,和房产股市一样热到不行,可见中国已经有了不少充满自信的中产阶级。更有狐朋相聚力荐我重拾画笔的,按小时侯听到的说法叫“用我们的画笔绘制出未来五彩人生”。我总觉得在这样的状况下,每每画完一张画就按计算器看看自己要买的房子是不是又大了1平米,汽车是不是可以买V8的了很好笑。满手油彩去捣腾计算器甚是怪异,这五彩人生似乎充满了数字的加减乘除,看不到什么颜色——原因很简单,颜色和画布都卖给收藏家了嘛!

所以老邱严肃提出了艺术家保持自己的另类的重要性——本人认为基本上是存亡之道了。虽是话说不错,但是无聊。道理就是这么回事,明白了就好,象我这样没事的在这里叨叨就很无聊,只好放到扪虱录里,就是纯粹闲扯。


Posted by at 02:2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荀子有言 - [断句偈]
Tag:

偶然看到荀子笺言:
口能言之,身能行之,国宝也;
口不能言,身能行之,国器也;
口能言之,身不能行,国用也;
口言善,身行恶,国妖也。
治国者敬其宝,爱其器,任其用,除其妖。

Posted by at 01:56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这个城市巨大而又荒芜 - [浮世绘]
Tag:摄影

北京 中央电视台新址旁

北京 棕色的蓝堡

北京 798 

北京 798 


Posted by at 02:21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总有谢幕时 - [扪虱录]
Tag:电影

昨日忽闻安东尼奥尼与伯格曼相继辞世,我惊讶了片刻却转念觉得他们应该是很满足地走了,于是为他们感到幸福,对于两个电影运动的代表人物如同约定一般共赴孟桥,倒是觉得颇有些意味。不闲着,随即上网看新闻,便见有文章曰“电影的大师时代的终结”云云,如同总结性报告一般。
我不算太懂电影,有时也觉得一些大师作品略显艰涩,恰巧这二位是我看得颇是心领神会的。对于这么长的时间(安氏94岁高龄,伯氏89岁),他们完整地呈现了全部过程——无论是生命还是作品,自然是件幸福的事情。对于现在在世的,阿尔莫多瓦、文德斯、阿巴斯等等依旧还有我们簇拥着。所以无须扼腕,两位老先生是贻享天年而后绝尘而去,辉煌是过去,这一切总有谢幕时。

Posted by at 15:08 | Read more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2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