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酒扪虱话浮生


发散了的话题 - [扪虱录]

找出来克里希那穆提《最初和最终的自由》,之前它被放在书架上一年有余等待着被打开的时机。终于等到前几日,我与他人通话时聊到自由,聊到鲍德里亚和孟德斯鸠还有佛教诸论种种。我终于想起来这个诱人的书名,从书架上取下,随便一翻,《论性》:提问者问为什么作为生理和心理的性却成为混乱的开始?老克反问:为什么无论我们触及到什么东西,都使它成了问题?

我不禁大笑。

我在想,自由,这是一个只存在与短暂瞬间的词。多数时我们不享有它,大多数时我们误解它,更多数时我们惧怕它。

性,同样适用。

瞬间,太多的词其实只适合于瞬间。我考虑永恒的时候,就开始了错误。催眠在自认为的同一时间空间,可以在确认自我认知后不断扩张。莫须有的时间空间而已。我有着我自己以为的永恒,但是否你也这么认为?

忽然想到,太多的符号和概念,我们是否真的仔细地反复地考虑过?在抛弃自己的经验判断和个人角色等等诸多先入为主的隐形引导的情况下,以内心接受的方式重新考虑和与人交流?挂在我们嘴边烂熟的词太多,却都是关系在瞬间之时。我忽然质疑于所有我们所最熟悉的词语,几乎每一个都可以重新考虑它们的意义了。那意义,来自创造这些词语的人们,我们挂在嘴边时早已将它们变成符号和习惯。但符号和习惯既不是现实环境下发生着的也不是事物的全部。

完整的在哪里?曾经有过吗?瞬间也不是完整的,更多是存在于我的记忆之中,还有你。那么多的瞬间,我们是否可以相信?

 

 


Posted by at 18:55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1页 1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