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酒扪虱话浮生


关于《吉他寓言》的说明 - [秀道场]

《吉他寓言》是一个我的个人小型专场。酒吧老板阿明邀请我在他的酒吧“醉乐坊”演一场,于是开始了。起初这一场并无特殊计划的演出,演出结束后不久,阿明 邀请我再次做实验的吉他音乐表演,我考虑后与阿明沟通,决定做成长期演出计划,这个计划就叫做《吉他寓言》系列。寓言是什么?就象明天一样未知。想想每天身边发生的事就象一个寓言,也许这就是这个名字的意思吧。我想象在这个系列演出中,以吉他这种最常见的乐器为主体,和自己、和其他的各种未知发生着关系。 我寄希望于这个系列的演出以探求吉他的最大的可能性。

演出基本安排在每个月最后一周的周六晚进行,让我和你们拭目以待。


Posted by at 00:52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圣诞节在尤伦斯 - [秀道场]

圣诞节在尤伦斯。这似乎是声音艺术家们在这里最后狂欢的聚会。我在这里再次和观众共同完成了我的声音作品《耳听为实》,比起厦门放松之余的心跳,尤伦斯的版本更让人狂乱和恐惧,我一边拉着战战兢兢的观众,一边想着:好吧,我想我还原了本来的面貌,那些被你们忽视的面貌。观众反应依然是:刺激、打开另一个空间、不能相信等等的反馈伴随着兴奋的表情。

相对于井井有条的尤伦斯,这些声音艺术家的表现让人的不安更像是压抑的结果。那些红红火火的艺术作品,不关我事。我只是拉着观众以我的方式游览了一遍尤伦斯。这是个体育运动,当一切完事之后依然清凉,无关我事。希望诸位圣诞快乐。


Posted by at 23:07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劫难后的片语 - [断句偈]
Tag:冯昊

2010年7月29日-2010年8月31日

在车祸之后经历生死大劫,现在大病初愈之人回到大病初愈之家,一切在心中变得缓慢安定起来。走或者笑,都慢,看着象墨在水中慢慢溶化开的曲线。

上次住院是20年前,也是经历了许多苦痛,亲眼看见生死。不过相较之这一次,从地狱回到人间的个回合,深感所有的一切发生结束是上天安排的诸多因缘和合。我原是个不惜命的人,现在我惜他人,惜生活。

我觉得这劫难正在度过,但这感受还在继续。我平静接受一切,安静,无色,缓慢,匀速。


Posted by at 19:4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对话》 - [秀道场]

5月16日即将要重返上海,四场题为《对话》的演出

舞蹈:小珂、Fearghus,音乐:冯昊,影像视觉:何龙

《对话》演出情况:
2007年11月 爱尔兰都柏林城市文化处
2008年8月 爱尔兰都柏林舞蹈中心
2009年6月 北京蓬蒿剧场
2009年7月 英国爱丁堡艺术节 Edinburgh Fringe Festival

2010年5月19日 世博爱尔兰国家馆
2010年5月21/22日 上海可当代艺术中心

2010年5月23日 晚8点 《对话DIALOGUE》现场交流活动@下河迷仓三楼剧场
届时四位艺术家与你对话并现场即兴

参加方式:请感兴趣的朋友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报名 我们会尽快与你取得联系 本活动免费 人数有限

活动报名与咨询信箱:dialogueshanghai2010@gmail.com
(报名请写上姓名与联系方式)

活动地点:龙漕路200弄100号三楼下河迷仓(近地铁1号线漕宝路站/3号线龙漕路站)


Posted by at 17:16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敌台两期 - [喑声和]

迄今为止,为密集的敌台节目做了两次主持。

第一次的内容是惊悚电影配乐

http://miji.subjam.org/archives/478

第二次嘛,呵呵呵……

http://miji.subjam.org/archives/743

热烈欢迎大家收听下载。

如果非要给这两期节目起个名字,第一次叫《听个鬼》,第二次就叫《听个屁》。

下一次?我怎么知道?


Posted by at 13:15 | Read more | Comments (1) | Trackback (0) | Edit |

MINI MIDI上海站 - [秀道场]

4月29日我们一行没有赶上车,原因是参加世博会的头脑们来了北京,结果交通管制。仅仅2分钟而已。

生病,餐车硬座,9小时,一早到达乱哄哄的上海站。先投奔陆晨家,已经是准爸爸的陆总,原来也是传统的爱好者。嗯,八大与徐渭,笔墨与太极。

朱家角英文名叫Zhicago,名字堪比通里福尼亚,却是上海的大理。游神散仙的闲居,绿林草莽的酒肆。我们基本上演出很小声,但是无奈邻居更加热爱静谧,连连投诉。河水边、白墙边靠着的老人象重现儿时的邻居老头老太。如果没有游客,会更好。

第一天演出是核桃室,观众基本满了。第二天演出提前到下午,我演了采样拼贴的作品,其中采样的鼓掌声起时,大家一起鼓掌,呵呵,应该更乐一点才对的。

上海Mao Livehouse很大,除了舞台以外,其他部分的空间让我觉得浪费奢侈且有建筑回声。核桃室第一次和陶轶合作很顺倡而谨慎,不过一切都好,如果没有ETC的棍子被砸断,会更好。

《艺术世界》杂志社的空间叫零时,我吉他solo以反馈开始,在反馈中结束。几何与自然。反馈就是几何的巡环。

较之上海,我更喜欢朱家角。杨戈、草堂老板可乐还有那个喝醉了就请大家喝酒的草堂老板娘,澄澄和大大两只几乎一模一样的猫,永远是喝醉的安娜、雕花大床和每天早上叫醒我的那种不知名的小鸟,好吃的烧卖和面条,人人都醉在竹叶青的手里。在朱家角,这一切不是幻觉。


Posted by at 12:5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4月16日在D22 - [秀道场]

4月16日在D22演出。增辉、gogoJ还有一位小河的朋友,来自比利时的Mathieu Ha。

调完音大家一起吃饭,问演出顺序安排,增辉号称自己暖场,我笑称“你吹的那么冷,应该叫冷场才对。”结果他演出一反常态,很暖。我认为是春天和爱情的结果。

那天我比较疲惫,不过上了台以后弹琴对我来说反而是一种休息。接了两只音箱,用左右声道将solo和backing分开,这些不期而遇的声音与声音的组合,让我觉得是一个美好的缘分。

gogo因为是头一次solo而有些忐忑,上场前还叮嘱增辉帮她打鼓,等她开始后我和增辉都觉得她足以让整个空间饱满,她的担心多余了。小提琴的噪音和delay是和合的时空转换器。

Mathieu Ha,有着奇怪姓氏的比利时籍越南人,出生在巴黎。亚璇说他是天才,我看完演出后确信无疑。一个人的乐队,由嗓子、手风琴、YAMAHA的电子琴和三个用叉子做成的踏板组成。我在想古老欧洲的吟游诗人是否应该是这个模样?真假声演唱和欢快的手风琴节奏,将戏谑、情欲、欢愉与黑色融合在一起。

演出结束后,大家意犹未尽,找了酒吧喝酒。比利时的高度啤酒好,春天好。


Posted by at 08:39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白糖罐的声场 - [秀道场]

 发个小演出的预告。

白糖罐声场二十八回 中秋高朋满座把盏 月圆冯昊吉他造音

9月14日星期日 中秋节
插话会:下午3:00-4:00
噪音会:下午4:00-5:00


Posted by at 22:11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1页 1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