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酒扪虱话浮生


怀旧齐白石 - [扪虱录]

深夜我在豆瓣上横冲直撞,喜欢看各家的相册,有的妙趣横生,有的自恋不止。忽然在一人的相册中看到郎静山拍的齐白石,不禁一震。想到多年前画画时看了许多西洋油厚重彩的光影大画之后,再看到白石老人的小画作总是感到拙朴至深,和朋友喝酒也喜欢聊画,酒到酣处,就翻出来画册指着那些争虫吃的小鸡或是偷油的耗子叹道:“四两拨千斤啊!吴昌硕之后到他那里就是个句号了!”

那时候的生活不象现在,网络没有出现在人们的生活里,颜料是国产的,画册是偏色的。我只能在各种印刷拙劣的画册中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等到第一次看到齐老先生的原作已是之后的几年在上海博物馆看《美地奇家族藏品展》,我得了机会在看完米开朗基罗用乌贼墨在石头上画的壁画小稿之后,转过来到国画馆看到齐白石一组小品册页,那是一种鲜得的幸福,让我着实有抱着一瓶酒坐下来慢慢赏画的冲动。同样让我深感幸福的是和齐先生摆在一起的石涛、髡残、李鱓、徐渭、吴昌硕等人的大作。

当年曾经在黄绍京先生家里学画,黄先生是58年中央美院毕业的老一代美院出来的画家,曾经跟我讲当年他去过齐先生家里,亲眼见到老人作画。“那些个虾须是以很慢的速度勾画完的。”我到现在对黄老师这句话记忆犹新,因为这样如止水一般的心境让我深感震撼,一如我看到小津安二郎在镜头里表现出来的恭谦和最后他的墓碑上落下的“空”字一样,让我等后生觉得高山仰止,难以企及。 


Posted by at 17:30 | Read more | Comments (0) | Trackback (0) | Edit |


Page共1页 1
© Powered by BlogBus.Com. 2002-, All Rights Reserved.